律所新闻
首页: 合邦新闻 > 律所新闻

无罪辩护|推翻价格鉴定,当事人终获不起诉 ——以钟某某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案辩护为例

发布日期:2020-05-11


前言

鉴定意见是刑事辩护的战略重地,很多案件之所以能够辩护成功,是因为辩护人成功推翻了控方的鉴定意见。本文试以一起普通的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为例来说明针对鉴定意见的辩护策略。
基本案情:
当事人钟某某自2015年10月份起,租用广州市某区的一处商铺作为仓库及经营地点,销售汽车配件。2017年10月13日,钟某某因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被公安机关抓获,侦查人员在商铺现场查获了一批假冒福特商标的汽车配件,在钟某某的电脑上起获了之前的销售记录。销售记录经某司法鉴定所审计,认定钟某某已销售的假冒福特商标汽车零配件价值人民币11万余元;现场查获的假冒福特商标配件,经福特公司授权的代理机构鉴定,认定价值人民币34万余元。2017年11月16日,钟某某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辩护人:广东合邦律师事务所 贺奎奎律师 钟其胜律师
案件结果:
2018年5月15日,检察机关将本案两次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最终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对钟某某作出不起诉的决定。

辩护经过

(一)基础工作,确认基本事实

辩护人在接受委托后立刻去会见当事人,就其被指控的事实向其询问。会见过程中,钟某某不否认自己销售过贴标产品,但是否销售了那么多,其并不确定。

辩护人在确认了基本事实后,判断钟某某的行为很可能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但该罪名属于数量型犯罪,因此,钟某某是否构成犯罪,还需要考量是否达到了一定的金额标准。

(二)证据审查,聚焦鉴定意见

案件进入到审查起诉阶段后,辩护人第一时间前往检察院查阅复制了本案所有的案卷材料。鉴于此类案件辩护的关键在于能否推翻鉴定意见中认定的犯罪金额,于是辩护人重点审查鉴定意见证据,以期寻找突破口。

1.侦查机关的指控逻辑

(1)入罪标准

  •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七十条的规定,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一)销售金额在五万元以上的;

    (二)尚未销售,货值金额在十五万元以上的;

    (三)销售金额不满五万元,但已销售金额与尚未销售的货值金额合计在十五万元以上的。

  •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未销售的侵权产品的价值,按照标价或者已经查清的侵权产品的实际销售平均价格计算。

(2)两份核心鉴定意见

① 公安机关委托某司法鉴定所审计(简称“意见1”),鉴定意见认定:钟某某已销售的假冒福特商标配件价值人民币11万余元。

② 受害单位福特公司授权的代理机构出具的鉴定意见(简称“意见2”)认定:现场查获的假冒福特商标配件价值人民币34万余元。

钟某某销售非法产品的金额为11万余元,未销售的货物价值为34万余元,不论哪一个数字都超过了第(1)点中此类案件的立案追诉标准,钟某某看起来是在劫难逃了。

2.对鉴定意见的质证

通过阅卷,辩护人发现鉴定意见存在重大问题,具体而言:

(1)意见1证据关联性缺乏,不应采信

① 意见1中部分产品是正品,并非假冒注册商标的产品,故侦查机关对所有销售记录进行犯罪数额鉴定是错误的,证据的关联性缺乏,不能作定案根据

根据鉴定书的记载,鉴定机构对钟某某签字认可的销售记录涉及的销售金额全部进行了司法会计检验。但钟某某在确认销售记录时已经明确声明:“有部分销售的产品是正品,部分是未经授权的产品”。

辩护人认为:在没有其他证据证实钟某某所销售的产品均为侵权产品的情况下,按照存疑时有利于被告人的规则,应当采信钟某某的说法。因此在销售金额中既有正品的销售金额,也有涉嫌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的销售金额时,应对两者进行区分,把正品的销售金额从犯罪数额中予以剔除。

结论:本案需要委托鉴定的事项应该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部分商品的销售金额,而公安机关委托鉴定机构的事项错误,结论不可能正确。

② 意见1提到的部分假冒注册商标产品,实际上并不存在对应的已注册的商标,因不存在现实犯罪客体,故对该部分金额应予以剔除

辩护人发现,由于涉案的汽车配件种类繁多,少部分汽车配件实际上是没有被福特公司注册为商标的,对于该部分产品销售金额应当予以剔除。

(2)意见2依法并非鉴定意见证据,而是被害人陈述,且其计算方法不符合法律规定,不应采信。

① 意见2作为证据,因系被害人单方出具,证明力不足。

辩护人认为该份所谓的鉴定是被害人代理机构出具的,属于被害人陈述,而非司法鉴定意见,不能证明现场查扣的货物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亦不能用以证明货物的实际价格。

② 意见2鉴定所依据的计算方法不符合法律规定,不应采信。

即便该批被查获的涉案商品均为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也不应以被害人主张的市场价值核算金额(346690元),而应当依法按照钟某某实际销售产品的平均价格来计价。

(三)提出辩方价格主张,强化说服力

指出鉴定意见重大漏洞还不够,实践中有些案件,尽管控方鉴定意见有各种漏洞,但最终仍被采信。本案成功辩护的关键,除辩护人找到了鉴定意见的重大漏洞外,还在于辩护人提出了有理有据的事实主张并予以有效表达,具体而言:

1.对销售金额部分

钟某某涉嫌已销售侵权产品的金额应当为44083元。

为了方便检察官更直观的对真正涉嫌犯罪的销售金额有一个认识,辩护人以列表的方式对该部分金额予以统计,具体如下:


2.对未销售产品部分

钟某某涉嫌未销售侵权产品的金额应当仅为57046.9元。

为了方便检察官更直观的对真正涉嫌犯罪的销售金额有一个认识,辩护人同样以列表的方式对该部分金额予以统计,具体如下:


综上所述,辩护人通过对证据进行质证,发现侦查机关指控所依据的证据缺乏关联性,不应采信,并根据现有证据、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合理计算得出钟某某涉案金额尚未达到刑事追诉的立案标准,侦查机关的指控缺乏事实根据,不符合追诉条件。

辩护总结
1.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辩护要点
对于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罪案件,辩护人应当特别注意指控证明犯罪金额的关键证据(如鉴定意见)的“证据三性”是否具备,不具备则说明该价格鉴定不具有证据能力,那就要坚决将其排除在证据体系之外。如此一来,案件就可能迎来关键性的突破与转机。
2.推翻鉴定意见的基本思路
本案推翻鉴定意见,主要是两个步骤:
(1)从证据三性入手,指出鉴定意见存在重大问题,不应采信,然后结合在案其他证据,指出控方证据体系未能达到证明标准,不应就此认定事实。
(2)提出有利于辩方的主张,包含事实、证据和法律三个方面,充分说明当事人的涉案行为未达到入罪、重罪,或轻罪、罪轻的可能性,同时以清晰的形式有效表达辩护意见。
以上两个步骤是辩护的一体两面,分而述之,意在强调辩护意见要充分全面,发现问题而无主张,相当于辩护工作只做了一半。
作者简介:
贺奎奎律师,广东合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广东道刑事团队创始成员。
TEL:186 6601 6010

返回
法律声明友情链接网站地图

扫一扫,关注我们